首页 > 看中国 > 中国政情 > 正文

外媒 反家暴法能否终结“棍棒教育”

纽约时报中文网3月10日刊发题为“反家暴法能终结中国家庭的‘棍棒教育’吗?”的文章,全文摘编如下:

我儿子所在小学的一名中国父亲非常热心,建议称如果我的孩子不听话就打他耳光。他做了一个扇耳光的手势。他说,“我就是这么做的。”

“这没用的,”我说,我感到很震惊,希望用基于效用而非道德的理由,说服一个明显相信中国俗语“棍棒之下出孝子”的父亲。

“你错了!有用的,”他轻松地说道,然后将注意力转移到学校会议上比较认同这一观点的家长,我们在这个会上了解有关孩子中学教育的就读选项。

1986年,中国法律禁止学校体罚学生,但这种严厉管教孩子的方式仍然非常普遍,体现了一种“打骂教育”,即便这在近年来已经成为一些家长的争论话题。学者称,这种习惯很容易演变成虐待。

几名专家表示,几乎没有关于虐待儿童问题的数据,这说明政府及社会没有参与这个问题。

2013年,香港城市大学的郭黎玉晶(Sylvia Y. C. L. Kwok)、齐韵宇(Wenyu Chai,音)及华东理工大学的何雪松发表了有关上海青少年中儿童虐待问题及自杀念头的论文,并在文中引用中国法学会在全国对3543人开展的调查,其中大约72%的人表示,父母曾打过他们。

论文提到的另一项针对西安小学生的调查发现,60%的学生称他们遭到家长殴打、禁食或辱骂。作者写道,“中国家长往往通过身体及情感上的惩罚解决父母与子女之间的问题和冲突,这可能很容易就会导致虐待儿童的行为。”

“这个问题与文化有关,”社会工作及社会学教授何雪松接受采访时说。“中国文化对这种做法非常宽容,所以家里和学校存在很多体罚现象。”

这让中国新颁布的《反家庭暴力法》对儿童来说变得非常重要,这部法律将儿童、老年人及残疾人纳入保护范围。何雪松说,“我们需要保护儿童。”

但如何保护呢?

有关自《反家庭暴力法》于3月1日生效以来,全国女性申请、获得法庭发布的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新闻报道说明,她们在抓住这个新的机会,确保自身的安全。刚刚从中国西南部的云南省农村出差归来的女权主义者冯媛表示,女性纷纷要求当地相关部门提供信息。

何雪松提出一个具有创造性的解决方案:将全国各地数以千计最近得以空闲的计划生育工作者进行重新部署,形成保护儿童的网络。他表示,由于政府结束了独生子女政策,相关人员的工作量已经减少。

“他们在全国拥有巨大的网络。他们知道孩子们在哪里,”他指出。“每个村庄都有一名计划生育工作者。这是一个潜在的非常棒的体系。”

“教育父母尤其重要,”他说,“告诉人们还有其他养育孩子的方式。在村里,很多家庭除了‘打骂’,不知道其他方法。”

他表示,民政部——主要负责儿童福利问题的政府机构——只是在“慢慢”解决这一问题。

研究显示,无论是虐待配偶、虐待孩子还是其他形式的家庭暴力,都是有关联的。受到虐待的儿童长大后往往有虐待其他人的倾向。联合国的几家机构于2011年对中国中部的一个县开展调查,52%的男性表示,他们曾暴力对待伴侣,47%的男性称他们打过自己的孩子。

该调查显示,“小时候看到母亲被打的男性殴打孩子的可能性,是那些没有此类经历的男性的将近三倍。”

何雪松表示,重新培训计划生育工作者,通过他们保护儿童的做法“会非常复杂”,他说,称自己还没有向相关机构提出这个想法。“但这是一个理想办法。”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反家暴法 教育 虐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