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 海外华人看中国 > 正文
    延展阅读
    此稿件为延展阅读内容,星岛环球网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负责。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0755-23820394 E-mail: hm@stnn.cc),并提供稿件“纠错”信息。

杨现领做客凤凰卫视:分阶段实现租购同权的愿景

近日,新一期的《一虎一席谈》在凤凰卫视中文台开播。链家研究院院长杨现领受邀参加节目,并与中房集团理事长孟晓苏、北京市住房保障决策咨询专家赵秀池、中国黄金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万喆、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等财经、房产领域专家就 “租购同权能否打开房价下行通道?”话题展开激烈辩论。在本期节目中,杨现领表示“租购同权”是一个长期而美好的愿景,公共权益均等化的实现需要分阶段落实。

链家研究院院长 杨现领链家研究院院长 杨现领

租购同权的愿景应分阶段实现

近期,继广州打响“租购同权”第一枪之后,各地陆续开始落实“租购同权”政策,租房赋权的时代似乎已悄然而至。节目中,主持人胡一虎提出,在租购同权下,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与过往产生截然不同的景象。

而对于租购同权是否意味着市场的巨大变革?杨现领表示,租购同权是一项长期而美好的愿景。他解释道,租购同权的实施应该从办理居住证、社保、租房公积金提取等基础性权利的保障开始,逐步向教育、医疗等稀缺资源的平权推进,这个愿景可以也应该是分阶段来实现的。“如果一开始就要求租客拥有与购房者一样的学区资源,在目前来看还是一种‘奢望’。”杨现领补充道。

租购同权并不能直接平抑房价

关于政策对市场产生的影响,大众普遍关注的可能就是“房价是涨是跌”。有人认为,如果租房与买房可在较大程度上享受同等权益,那么一部分有买房需求的人必然转移到租房市场,而房价则不可避免会下跌。杨现领对此发表了不同看法:首先,租房市场和买房市场根本是不同的主体,租赁市场服务的是,在目前或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没有能力进入房屋交易市场的人群。“今天一线城市租房人群大部分在30岁以下,北京、上海首次的购房门槛动辄好几百万,其实是很多人无法承受的。”杨现领谈到。

其次,就租购同权政策调控的目的是为租房者创造更均等的公共服务权益,本质上是让租房人,尤其是人口净流入城市的“新市民”有更稳定的居住环境,住得更好,出发点并不是要影响房价。

共有产权核心解决土地收益和成本的问题

共有产权解决什么痛点?对此,杨现领有其独到见解:共有产权核心解决的是土地的成本和收益问题。如果有增值收益,可以卖给政府,也可以流转到拥有同样资质的其他人手里,或者以市场价自购。共有产权的“产权”事实上是在一个封闭体系里运行。

此前,杨现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就“共有产权解决谁的核心利益”问题做过一番解读,他认为未来北京只有三类房子:商品住房,共有产权住房,租赁住房。租赁住房保障低端需求、共有产权保障中端需求、商品房保障高端需求,形成“低端有保障、中端有支撑、高端有市场”的住房体系。

未来,“共有产权”能否真正保障这部分中低收入家庭人群的权益,租购同权能否真正实现,尚不可论断,但至少,此轮调控一改过往“一刀切”的方式,更多关注到住房改革与医疗、就业、入学、社保等社会公共资源与福利领域的平衡关系,市场也因此变得更加公平和透明,会更健康的走下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星岛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