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 文化科技 > 正文
    延展阅读
    此稿件为延展阅读内容,星岛环球网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负责。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0755-23820394 E-mail: hm@stnn.cc),并提供稿件“纠错”信息。

日经中文网 中国女性为何不愿结婚

日经中文网4月5日发表题为:“中国女性为何不愿结婚”的文章,全文如下:

中国人说“人生大事”一般是指结婚。男女到了适婚年龄就应该结婚生子的传统观念在中国根深蒂固,但如今却面临结婚人数减少的问题。原因之一是女性独立意识的提高。中国虽在2015年取消了自1979年开始实施的“独生子女政策”,但现在结婚都成了难题,想要解决扭曲的人口结构似乎并不容易。

“父母深信结婚是正确的。但我不想为了结婚而结婚”,家住辽宁大连的小张(31岁)明确地说。小张的父亲是中学校长,母亲是英语老师。研究生毕业后,她进入一家大型房地产企业从事办公楼租赁业务,被同事们称为“精英”。小张月收入近2万元,超过大连市平均工资的3倍。

小张虽有朋友却没有中意的男朋友。她希望男朋友“长相一般、不小气、谈得来、有责任感”,但符合她条件的男性还没有出现。特别是在父母溺爱下长大的同年龄段独生子“什么都依靠父母,没有责任感”。

东北地区观念较为保守,人们一般认为女性应该在25岁前结婚。因此,小张的父母在她25岁后就开始不断催婚,并叮嘱“年龄越大越难找,生孩子也困难,得早点结婚”。小张对结婚的目的性产生质疑,还与父母发生了激烈的争论。她并不急着结婚,认为“有的人因为到适婚年龄就勉强结婚,结果造就了一段失败的婚姻。我将通过工作让自己成长,希望找到支持我的人”。

像小张的父母一样“因为子女未婚而感到丢脸”的想法在中国比日本还严重。如果子女未婚,父母就容易被亲戚和周围的人们好奇地问:“(孩子)什么时候结婚?”为了自己的脸面加上对晚年的担忧,父母不但给子女施加过度的压力,甚至还亲自出动替子女找对象。

“女儿不积极,只好我亲自来找。如果她不快点结婚,我都不敢想象自己的晚年生活”,2月28日在大连市中心劳动公园的角落里,一位60多岁的女性喋喋不休地对其他女性抱怨。尽管当日气温只有零度左右,但一大早公园里就聚集了近500人。他们年龄均在50~80岁,都是单身子女的家长。

草坪和树上密密麻麻地放着写有子女简介和择偶条件的“征婚”启事。除身高、学历、职业、有无车房等特点以外,简介里还有“苗条”、“不乱花钱”等关于长相和性格的描述。有的父母甚至在脖子上挂着子女简历,受到其他父母的凝视。

在现场感受到的是家长替子女找对象的拼劲。不管是谁,家长都会问“你家儿子多大?”“做什么工作?”等问题,还用手机互看子女的照片。记者也被多次追问“你喜欢什么类型?”知道是在采访后,他们有的长叹一口气,有的甚至叫骂起来,气氛紧张。

这种“相亲会”每周末都在中国各地举办。如果家长相中对方子女,双方就会互换联系方式,让子女实际见面,最终走向婚姻。

然而,这些家长的心愿似乎是徒劳,中国的结婚人数呈减少趋势。据中国民政局统计,2015年约有1213万对新人结婚,已连续2年减少。结婚人数占总人口的比例也于2014年开始下滑。其原因有很多,包括大学和研究生院的入学率升高、如果没房父母不允许结婚的中国特有现象等。但其中最大的原因在于持续多年的“独生子女政策”导致了人口动态的扭曲。

如果只能生一个孩子,很多家长希望是成为家里顶梁柱并传宗接代的男孩。虽然在中国鉴定胎儿性别违法,但仍有很多家长通过各种方式知道胎儿性别后将女胎流产。

因此,从各年龄的性别比例(2014年国家统计局调查)来看,60~79岁的男女人口几乎持平,但60岁以下的男性人口比例逐渐扩大。20岁以下的男女人口比例扩大到1.14:1~1.19:1,男性人口过多的情况明显。而且随着中国经济发展,人民收入水平提高,即使不像原来一样结婚后夫妻一起工作,越来越多的女性也能自己生活。随着独立意识的提高,像小张一样和父母有着不同婚姻观的女性正在增加。

在北京一家大型企业工作的小赵(25岁)决定一辈子不结婚。她大学毕业后也相过4、5次亲,但相亲男性的收入和学历都比自己低。即便如此,对自己容貌没有信心的小赵仍试着与其相处,但她慢慢发觉“对方不是因为我本人,而是被我的收入吸引”。由于并未感到被对方真心,小赵2015年夏季和这名男性分手,并毅然决定一辈子单身。

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小赵现在很享受周末和朋友同事看电影购物的生活。10月起,她开始在家养狗,一点点为独居生活做准备。小赵虽然担心还没有告诉父母决定单身的事情,但她“不向生活妥协,过自己想过的生活”的想法没有改变。

在粮食危机的背景下,为了控制人口增长,中国1979年出台了“独生子女政策”。之后,出生率下降导致少子老龄化加速,人口结构扭曲和社会保障负担加大等课题明显。为此,中国采取了阶段性缓和政策,于2016年1月起允许所有夫妇生二孩。

但由于子女抚养费高涨和帮忙带孩子的父母老龄化等原因,不想生二孩的夫妇也很多。如果结婚人数进一步减少,出生人数可能不会像预期一样增长。

人口问题也在今年两会的讨论范围。大连劳动公园里的一位父亲愤怒地说:“政府为什么不关注让我们如此头疼的问题”。然而,找到能使这些父母安心的对策似乎并不容易……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星岛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中国 女性 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