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中国 > 文化科技 > 正文

英媒 中国互联网主权观大势所趋 美难主导网络

参考消息网4月5日发表题为“英媒:中国互联网主权观大势所趋 美难永远主导网络”的文章,全文如下:

英媒称,互联网正在被国有化。最近,法国一家监管机构强调,基于公民拥有被遗忘的权利,法国公民有权将信息从网络空间移除。这是互联网朝着“互联网主权”方向发展总体趋势的又一例证。

英国《卫报》网站4月3日刊登《开放的、世界性的互联网终结了,但它真的存在过吗?》一文,作者系美国卡内基基金会研究员、《分裂网:地缘政治和商业如何正在使互联网支离破碎》一书作者斯科特·L·马尔科姆森。

文章称,在某些情况下,互联网主权意味着国家保护其公民的隐私不受国际企业的监视或其他国家的渗透,但在另外一些情况下,互联网主权也意味着确保国家能在任何时间、以任何其所希望的方式侵犯公民隐私。如何选择取决于国家,拥有决定权的是国家,这不可避免。计算机技术以及很久以后才出现的互联网都根源于国家项目,并由国家需求塑造。此外,由于在相当程度上依赖广告收入和其他零售形式,在其巨大的规模背后,商业互联网也一直贯穿着“本土化”的逻辑。

事实上,无论人们的意愿如何,这种全球化的网络乌托邦似乎都依赖一种难以永远维系的美国主导地位。当其他国家开始伸张各自的权利,这个曾经引发无数想象的、开放的虚拟空间还会剩下什么?

文章称,互联网对国家经济繁荣至关重要的意义使现实中的国家彻底回归网络空间。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中国和俄罗斯就开始思考,为什么这样完美的发明应该由美国政府和企业来控制。当时,互联网用户占世界人口的比例不足1%。现在,这个比例已近40%,而且还将继续增长。据统计,互联网占全球最大的20个经济体的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超过5%。

目前,主要互联网平台的商业刺激因素仍在威胁数字世界主权。正如曾在微软和谷歌工作的查尔斯·桑赫斯特在新书《未来的工业》中所解释的,“在优步出现之前,意大利的米兰和法国的里昂都有两三家微型出租车公司相互竞争。每个欧洲城市都是这样的。现在,它们都不复存在。意大利GDP的一部分转移到了硅谷。由于这些互联网平台的出现,硅谷越来越像古罗马,它接受各个城邦的进贡……所以,全球各地的不平等现象也将是我们前所未见的”。

文章称,斯诺登所曝光的五角大楼的过度干预只是加剧了桑赫斯特观点中所暗含的政治危险。在这个各种民族主义在曾经繁荣的全球化面前日渐兴起的时代,这只会加剧数字世界的民族主义。而科技大国具有的优势仍多于其他国家。正如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鲁炜去年所说的,面对网络空间的共同挑战,中国和东盟越来越成为荣辱与共的“命运共同体”。在形成这种命运的过程中,一些国家将比另一些国家获得更多的公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