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中国 > 外国人在中国 > 正文

日媒 一个日本人对南京的回忆

日经中文网日前发表题为:“我对南京的回忆”的文章,作者:中岛惠。全文摘编如下:

2014年12月13日,通过新闻我观看了中国2014年首次设为“国家公祭日”的南京大屠杀纪念日的纪念活动。日本的报道非常简略,只是轻描淡写地报道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演讲部分等。

去年3月,我时隔长达24年再次访问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因此深有感慨。作为日本人的我打算介绍一下对南京的一些回忆。

我第一次访问南京是在1990年2月。在大学毕业之前,我制定了和朋友2个人到中国旅游1个月的计划。计划内容是从横滨乘船用3天时间到达上海,然后乘飞机抵达重庆,在大足参观石窟之后,顺长江而下,先后游览武汉、南京、杭州、苏州和无锡等地,最后返回上海,结果在有些地方与朋友分开,一个人进行了单独行动。我还记得在顺长江而下时,曾和3名日本男大学生一起住进10个人的房间,一起玩三国志的卡牌游戏,并且在深夜里一起畅谈。

到达南京站是在深夜12点。当时我孤身一人,感到非常害怕。毕竟这里是南京大屠杀发生之地。站前有几个黑车司机,走过来向我打招呼。我一直没说话,感觉他们不知道我是日本人,我快步走到了想要去的酒店。

在和朋友会合之后,访问了当时开馆仅仅5年的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当时纪念馆并非像现在这样巨大,在我的记忆中是比较小的设施。在参观完照片和资料等的展示之后,还参观了展示遗骨的“万人坑”。现在已经变成占地内另外的建筑物。当时日本社会党国会议员们奉献的纪念品等摆在那里。

我们走出纪念馆之后,都感觉心情沉重,在一段时间里没有说话。

那时的我还不详细了解南京大屠杀。我学习不够,深感羞愧,但日本人不仅是我,很多人都没有认真学习过日本侵华战争的历史。而且教科书的描写也只有很少内容。

如果想充分学习,就必须自己购买专业书籍等来阅读,但实际情况是,很多书籍都是根据各自立场撰写的东西和极端论述,不清楚到底阅读哪本书才好。

自那过去24年之后,2014年3月我再次一个人访问南京。南京站已经变得非常巨大,完全看不到当时的影子。我想不起去纪念馆的道路,乘坐了出租车,但现在南京开通了地铁,纪念馆的傍边就有一个站点。

特意前来参观纪念馆的日本人似乎非常多。在出发之前,查看旅游网站,看到了来过这里的人发布的信息。

既有人表示“日本人绝对不要一个人去”、“非常危险,所以要请中国朋友一起带领着去”等,另一方面,也有很多帖子表示,“我是一个人去的,完全没有问题”、“就在地铁站的旁边,交通非常方便。没有遇到可怕的事情。强烈建议尽可能多的日本人去参观一下”等。

巨大的设施中一片漆黑。如今资料非常多,和过去不可同日而语,展板也非常气派。此外还展出了当时居住在南京的欧美常驻人员和日本人的遗物、照片、书信和地图等。当然,没有人注意到我是日本人。我想就算是有人注意到,也不会有问题。在纪念馆内,日语和英语说明所处可见。

第二天,在靠近南京站的一处设施内,热爱日本“宅”文化的年轻人举行同好活动,我进行了采访。在活动上,年轻人们自己模仿日本的动画和漫画插图,然后将其制成包和文具等商品加以销售。

参加活动的都是15岁~25岁左右的年轻人。有很多是南京和上海的大学生。在得知我是日本人之后,大家兴致勃勃,纷纷前来和我搭话,这让我非常高兴。

过去在南京度过的日子总带着沉重的心情,而在时隔24年后再次访问南京时,终于稍稍变为积极的心情。我希望当这些年轻人长到像我这样的年龄时,两国会形成更好的关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