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中国 > 外国人在中国 > 正文

日媒 外国酒鬼比中国的医生挣钱还多

参考消息网5月6日发表题为“中国人雇老外怪事多 日媒:酒鬼比中国医生挣得多”的评论文章,全文如下:

据日本外交学者网站5月5日报道,2010年,米奇·莫克斯利为美国《大西洋》月刊撰写了题为《租个白人》的文章。故事讲述了他到山东东营,装作是一家美国公司的代表的经历,这个公司其实并不存在,而且据说该公司正在这个城市修建工厂。他的加拿大朋友厄尼被雇来扮演公司经理的角色。厄尼在一大群人面前发表了讲话,“对这家公司的一长串国际客户大加吹捧”。文章内容如下:

向居住在中国的外国人支付高昂费用,雇用他们充当舞者、歌手、音乐家和模特,却不考虑他们是否拥有相关才能。这一做法在中国十分常见。我见过没有吸引力的模特、不会跳舞的舞者以及不会唱歌的歌手。我的一个朋友曾收到优厚酬劳去直播的音乐会现场演奏贝司。实际上,他根本不会弹奏贝司,所以工作人员没将他的乐器连上电源。他在现场弹拨着琴弦,好像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一样。在场的许多音乐家也伴随着事先录制好的音乐表演“哑剧”。但录音中并没有贝司的声音,我的朋友只是在假装扮演并不存在的角色。似乎没有观众注意到这一点。我朋友的酬劳是中国乐队成员的两倍多。而那些中国人实际上都是相当有天赋的音乐家。

每当看到这类情景,我都忍不住联想起电影《开普敦事件》中的一幕。一个小女孩向一只猴子大喊:“跳舞吧,猴子,跳起舞来!”我的一些朋友甚至把上述临时性的工作称为“耍猴表演”。

《纽约时报》网站上月播放了名为《在中国租用外国人》的纪录短片。片中一位中国代理商解释说,外国人为企业增添了国际感。她说,“我们把外国人分为高、中、低三个等级。如今雇用白人的价格真的很贵”。如果客户负担不起,她就会推荐他们雇用黑人,因为“费用相当低”。而印度人的酬劳“与黑人差不多”。

这种做法远远不止出现在“耍猴表演”的场合。一般而言,白人英语教师的收入比会讲中英两种语言的中国同行高出很多,通常也超过了美籍华人的收入。即使美籍华人的母语是英语,情况依然如此。如果家长看到亚洲人教自己的孩子说英语,他们就会认为此人的英语不好。而这些家长自己的英语口语水平很低,实际上无法对此作出评判。我曾遇到一个在成都一家英语学校讲课的俄罗斯人,他一共也不认识几个英文单词。尽管如此,他的薪酬仍是中国同事的四倍多,因为他是白人。

许多外国人在中国面临的机会的确比在自己国家要多得多。可以确定的是,在中国有许多认真努力工作的外国人,但也生活着其他一些人。这些不太尽职尽责地“教”英语的醉汉比中国的医生挣钱还多。

虽然中国作出了反对殖民主义的表态,但从某种程度上讲,中国依然戴着殖民主义最沉重的镣铐——殖民心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