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中国 > 港澳直通 > 正文

大公报 “政治疯狂症”祸害校园

香港《大公报》8月12日刊发题为:“‘政治疯狂症’祸害校园”的文章,作者:李幼岐。全文如下:

有一些学生,主要是大学生,由于迷恋政治,其“造反”心理和“红卫兵”作风,已到近乎疯狂的程度。这样的现状,其实是学生本人的悲哀。除此之外,当然也是家长、学校、政府(特别是教育当局),以至香港和全港市民的悲哀。这里有两点可以再深入一些作探讨:

其一,学生的“政治迷恋症”或“政治疯狂症”是学生本身的悲哀,但是这种“疯狂”很可能牴触法例,很可能影响未来的大好前途。倘若作前瞻性的推断,这些学生将来踏入社会,“迷恋政治”怎么会有好果子吃?再说,假如言行违法犯法,例如骂法官“狗官”,或暴力冲击,甚至袭警,因而被拘捕、经审讯、遭判刑,且留下案底,那就基本上是“一生前途尽毁”。对学生而言,这不是“悲哀”还能是什么?

大学培养的不是“红卫兵”

其二,说这也是全社会和全港市民的悲哀,同样也有充分理由。学生的“政治疯狂症”,破坏社会安宁和谐,导致港人分化分裂,影响经济民生,例如以大中学生为“主力军”的79天“佔中”,就明显有这种恶劣的影响。这里姑且对这方面的祸害暂不作深入探讨。只说公帑注入教育事业的资金,每年达数百亿元。公帑者,纳税人的血汗钱,全民共享的资源。在各类财政支出之中,教育开支的比重最大,教育所得的效果最差。试想,每年花几百亿元公帑,却“教”出一批“造反派”或“红卫兵”,是不是全体香港市民的悲哀?至于家长的悲哀等等,大可以此类推。

有人提出建议或主张,说这次港大发生的冲击校委会以及导致有校务委员受伤事件,涉案的学生(校外人士另作别论)经查明属实,可以判处入狱一日,或100小时社会服务令。此议大佳,可供执法当局和司法当局作认真考量。建议中未提及是否留案底,那就宽大为怀,权且当作不留案底吧。假如对闹事学生判监一日或数日,让他们体验一下“铁窗风味”,相信对他们学会日后如何做人和如何做事,必有巨大助益。

身为学生,本来应以学知识和学德行为主,即使不讲“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现代社会重视“言论自由”,学生实在不宜也不必过早投身“政治”,更不应“迷恋政治”,以至从反对派那里染上“政治疯狂症”,那就是非常糟糕的毛病了。须知,“政治疯狂症”很容易为了某个目的而不顾一切,把法治观念抛诸脑后,做出违法犯罪的勾当,影响前途,甚或身败名裂。在动用兵器的战场,早有“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名言;在不用兵器的政治战场,同样也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君不见,百计千计的学生在“佔中”和游行示威之类的“政治”中成了“炮灰”,最终只益了少数几个反对派的头面人物!

笔者可以断言:利用、煽动学生闹事,在学生中传播“政治疯狂症”毒素,乃是天底下最丑恶、最卑劣、最可耻的行为之一。民间俗语“教坏细路”,就是这样了。事实上,反对派利用、煽动学生闹事,比“教坏细路”还要恶劣一千倍和可耻一万倍!

学生的未来不在街头

无独有偶,台湾也有学生在“绿色”人士挑动鼓励下,跑出校园,上街闹事。例如,之前有太阳花学运,近日有反课纲运动。前者曾佔据“立法院”捣乱,后者则包围“教育部”。这些都是脱序、违规、不理性、不合法的行为。岛内日前有多位大学校长联名发表声明,呼吁学生撤离“教育部”,回归理性讨论。另有一批正义人士,手持标语牌,站在“教育部”对面的行人路上,呼吁学生返回校园。他们手持的标语之中,有一条很有意义,也令人动容。标语说:“再野蛮,不能动员学生,再嗜血,不可进入校园!学生的未来,不在街头!”这一标语,香港的反对派应该看多几遍,并深思其中的意义。简言之,再怎么害人,也千万不能和不该去害学生。反对派把“政治疯狂症”的病毒带入校园并传播开来,实属丧尽天良,“罪该万死”!

政治令人疯狂,这是不正常现象。疯狂的政治产生了一批反对派的“老混蛋”,又在学生中衍生出一批不时闹事的“小混蛋”,他们中“政治疯狂症”毒很多也很深。假如要对之治疗,非落“重药”不可,例如在查证确实后处以判监之刑。不必重判,关他三、五天即可。反对派传播“政治疯狂症”毒素,实在是害人不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