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中国 > 港澳直通 > 正文

新媒 警察捉了黄台仰 法官宣布放人?

联合早报网3月24日发表题为“警察捉人,法官放人?”的评论文章,全文如下:

主张勇武抗争路线的香港本土派组织“本土民主前线”发言人黄台仰,被控煽动及指挥年初一晚的旺角大骚乱,前天再次在法院提堂。黄台仰在庭上向法官申请下月离港10天,竟然获得批准,引起建制派阵营热议。

当天,在法院外抗议的多个建制派团体闻讯,纷纷质疑负责案件的法官明显偏袒黄台仰,大嚷“严惩暴徒,还押监牢”。许多示威者声言,“暴徒”黄台仰获准保释,极有可能在保释期间继续犯罪,给社会带来重大伤害。

《文汇报》昨天也发表署名文章,炮轰上次法官对黄台仰这样一个危险人物已判保释候审,这次又批准他在保释期间出境,无疑向社会发出了一个错误信息:黄的罪行并不严重,对社会的危害性不大。

《文汇报》的言论,正好是近来香港社会对法官有否保持政治中立进行大辩论的冰山一角。长期以来,香港最重要的核心价值之一就是法治。但自2014年的“占中”至最近的旺角骚乱,法庭对一连串抗争运动的裁决,令越来越多建制派人士不满,质疑部分法官有政治意图,没有严惩抗争人士。

例如,有传媒统计后发现,截至去年5月,共有157名参与“占中”的人士被控,但一上了法庭都变成“雷声大雨点小”。在被定罪的个案中,大部分皆是轻判如“签保守行为”,草草了事。

的确,近年一些香港法官对政治运动的裁决难免令人感到诧异,如最多人谈的一个判例是:2014年有激进分子冲击立法会大楼,打破玻璃、撬毁大门,但负责案件的法官竟然只判示威者150个小时的社会服务令。当时便有人批评这是变相鼓励更多暴力行为。

之后,法官改判部分犯案者坐牢。但无论如何,许多建制派人士在感观上已认定香港的司法制度是倾向纵容社会破坏者,以致年轻人认为他们就算违法,最多也只需付出极低甚至毋须付出代价,进而继续犯法。

旺角事件后,建制派不少人都批评,一些年轻人有恃无恐地向警察投掷砖头,正是法官姑息犯法行为的后遗症。他们指出,当大部分港人都在电视上看到暴徒向警员掷砖之际,法庭却再次违反常理,姑息这些破坏社会秩序、践踏法治的违法分子,准许保释,唯一的原因就是和法官的政治立场有关。

本月初,一名正等候上庭的疑犯报称身体不适被送往医院。他在医院看到有记者,就大声鸣冤:“你们问问主控官,为什么我只是藏了一安士冰毒,就不给我担保,但参与暴动罪行的人竟然可以担保外出?”其言论引起网民热议,不少建制派人士心里都暗暗叫好,认为道出了他们的心声。

可以说,“警察拉人,法官放人”的言论在建制派阵营已经越来越有市场。不久前,全国港澳研究会就公开质疑旺角骚乱是法官纵容暴力的后遗症。对黄台仰获准保释感到愤怒的“梁粉”、前副廉政专员郭文纬更公开呼吁网民要对裁判官“搜底”。

当然,建制派对法官的讨伐也引起了泛民阵营反弹。有来自法律界的泛民立法会议员就反驳指,按照建制派这个简单逻辑推论,警察拉的人,法官便要定罪。若是如此,法官岂非沦为警察的橡皮图章?

他批评,警察拉人,法官放人或罚人,本是平常事。只要法官按照法律,合乎程序,证据充足,那么无论是放是罚,便都合情、合理和合法,也是法治的彰显。现在判决成为话柄,只能说是言者别有用心,旨在削弱法官权威,最终动摇法治精神。

无论如何,随着香港社会越来越政治化,法官将继警察之后,成为政治的一大“磨心”,已几无疑问。法官对政治事件的裁决,无论对哪一方有利,都会引起另一个阵营质疑和挑战,对他们日后审案构成无形的心理压力。

一直以来,法治都是香港社会的核心价值,基本法更保障了香港司法独立。目前来看,这个价值能否维持颇令人担忧,一旦失守,恐怕将成为压倒香港发展的最后一根稻草。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香港 黄台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