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中国 > 港澳直通 > 正文

大公报 脚踏实地 议政从政

香港《大公报》28日发表题为:“脚踏实地 议政从政”的文章,全文如下:

李嘉诚先生是一位难得的颇具政治才能的商业奇才。关于后者,毋须赘言;关于前者,见诸于从他上世纪70年代以来处理与北京和伦敦以及其他西方大国的关系,也见诸于他自香港回归以来适时地就本地政治发表独到见解。

2016年3月17日,在其控股的长和系公司的记者会上,李嘉诚再次施展其政治才能。他坚定而委婉地反对“港独”,含蓄而确定地否定“旺角暴乱”,珍惜香港而友好内地,给现任行政长官以正面评价却回避对下任行政长官人选表态。

目睹李嘉诚在记者会上的表现,作为一名香港政情观察者和评论者,笔者产生的联想是:香港的政治人物和公众人士应当“脚踏实地,议政从政”。

不可脱离共同政治基础

有比较才有鉴别。就在长和系公司记者会前两天,一位无论身家还是影响力都不能望李嘉诚之项背的政治商业两栖人物,竟然抛出一种主张──同反对派政治团体合作,抵制现任行政长官争取连任。

作为香港永久居民,此人当然拥有言论自由。此人如成为第五任行政长官选委会的一名成员,有权投票表达对2017年行政长官参选者的选择。然而,此人是以一名建制派政治团体领袖的身份,发表同反对派联手抵制现任行政长官争取连任的观点,从而,就在两层意义上“离地”。其一,“离”了建制派共同政治基础之“地”;其二,“离”了香港政治客观形势之“地”。

构成建制派共同政治基础的重要原则之一是,支持行政长官和特区政府依法施政。这不等于支持现任行政长官争取连任。但是,任何一个自称属于建制派的政治团体或政治人物,如果公然同反对派站在一起,反对现任行政长官争取连任,那么,就必定动摇对现任行政长官依法施政的支持,也就脱离了建制派的共同政治基础。

反对派政治团体、政治人物反对现任行政长官争取连任,同建制派中若干政治团体、政治人物未必支持现任行政长官争取连任是有原则差别的。前者是因为某人被标签为“亲共”甚至其本人被认为“共产党员”。后者是因为其他爱国爱港人士更适合出任下任行政长官。更离谱的是,有人甚至以为,只要其心仪的人士接任下任行政长官而非现任者连任,则香港就会政通人和。然而,香港政治客观形势是,无论谁在2017年当选第五任行政长官,都不得不面对两大对抗政治阵营愈益激烈的斗争,都必须应对香港社会愈益恶化的分裂。“政通人和”是香港必须争取的目标,但是,需要未来几届政府,远不是一届政府,持续努力。

关于第五任行政长官人选,远较前几任人选复杂和困难。第一任行政长官当选时,被认为“众望所归”。第二位行政长官接替时,挟“高民望”之优势。第四任行政长官竞选尽管激烈,却尚是两位建制派人士相互角逐。而今,距第五任行政长官选举日尚有一年,或明或暗表露参选意向者已超过3人,但究竟几人将宣布参选,扑朔迷离。

正确应对复杂政治局面

如何应对如斯复杂的政治局面?办法之一便是提倡“脚踏实地,议政从政”。

香港社会各界、尤其媒体和政治评论者应当脚踏香港实际之地来讨论,哪一位政治人物或公众人士较为适合领导香港未来5年变化和发展?简言之,“脚踏实地议政”。

有志竞逐下任行政长官的政治人物或公众人士则需要深入思考,自己是否适合出任未来5年特区和特区政府的首长?简言之,“脚踏实地从政”。

理想的行政长官人选,当然是既为中央所信任又为香港大多数居民所信任,既有能力制定切合香港实际的政策又能取得行政机关和立法机关的支持来推行政策。但是,实际情形是,不仅2017年无法产生理想的行政长官,而且,未来几届政府也难以找到一位理想的领袖。于是,2017年行政长官人选,必须是也只能是根据解决香港发展最紧逼问题之所需来确定。

今后5年,“香港发展最紧逼问题”是:推动经济转型、保持经济增长。固然,不能低估“本土主义”“去中国化”和“港独”势力抬头带给香港的风险和恶果,但是,特区不能以政治斗争为主要任务。经济转型和持续增长,固然需要排除“本土主义”“去中国化”和“港独”势力、思潮的干扰,但是,主要依靠香港与内地经济加快融合、切实制定和落实经济民生政策来实现。经济转型和持续增长,固然不能代替特区政府和爱国爱港阵营与“本土主义”“去中国化”和“港独”的思想政治较量,但是,有利于争取香港居民同“本土主义”“去中国化”和“港独”划清界线。

就推动经济转型和保持经济增长而言,下任行政长官固然需要取得香港工商财经界的支持,也必须取得中央的充分信任。

未来5年,全球经济金融政治格局全面深刻调整必将继续演变,香港的外部环境和内部条件必将前所未见地变迁,下任行政长官的经济理念必须与时俱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