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中国 > 台海风云 > 正文

中国时报 现在才是国民党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

台湾《中国时报》4日发表社论,题为:国民党的生与死,文章如下:

网络社群PTT上有一个流行用语:“秀下限”,大意是形容某个人、某个组织的表现差到无以复加,几乎达到最烂的程度。这3字用来形容国民党,可谓贴切。国民党不但在总统与立委选举上“秀下限”,败选后党内一片混乱、持续内耗,可以说是“持续秀下限”。照这种内耗速度继续下去,国民党土崩瓦解之日,只怕不远矣。比起一时的败选,现在才是国民党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

以这一次党主席补选为例,内部竞争本就在所难免,但现在却演变成“挺柱”与“防洪”之争,“本土”与“非本土”之斗。而其斗争核心,让人齿冷者,其实就是省籍情结的操弄。

在台湾民主政治发展的过程中,操弄省籍可说是最让人痛恶的。经过一次又一次民主选举的洗礼后,民主品质提升,选民自主意识深化,否定、斥责操弄省籍,已经成为台湾社会最重要的公约数,民进党也早已不再以族群议题操弄政治动员。

统独虽仍时有纷歧,蔡英文更以“天然独”形容年轻世代,但台湾内部统独立场的逐渐接近与相互尊重,也渐渐成为社会潜在公约数。最明显的表现,就反映在对青天白日满地红旗的认同上,即便被视为倾独的民进党,也要“捍卫中华民国”。在在显示台湾人民对“中华民国”的符号认同没有障碍。这也是台湾凝聚向心力、保持社会稳定的地基磐石。

然而,大选惨败后的国民党,竟然走民主回头路,赤裸裸以“本土”、“非本土”做为党主席补选的二分法切割依据。这才真是“国民党的悲哀”。

悲哀者一,过去,国民党大多数时候都是“族群牌”的受害者,今天不是别的政党拿族群牌斗国民党,而是国民党自己拿“族群牌”内斗。

事实上,台湾的社会已经足够成熟,不会因为国民党在内部玩“族群套头”游戏,因而激化社会的族群对立。这正是国民党第二个悲哀的地方,社会的主流节奏不会被国民党自玩省籍而走岔,但却会加速社会主流对国民党的否定甚至放弃。

从这也可以看出,国民党掌握权力者的自暴自弃与智虑浅薄,事实上,选后的台湾社会,逐渐浮出一股强大的声音,期待国民党好好振作,当一个有理念、有战力的称职在野党,做好监督执政、民主制衡的工作。

国民党的年轻一代,成立了草协联盟,虽然其有些提议未必成熟,但反映了国民党年轻世代仍不放弃发声的积极动能;国民党的中青代,也有部分在网上发起在野论述平台,在选后的极短时间,即凝聚相当的人气。这些都反映了许多人担心民进党一党独大后的失衡,将对台湾民主发展不利。国民党对这股社会脉动应有精确的掌握与认识,也应该对这样的社会期许做出正确的回应。

社会对国民党重建有效的民主制衡力量,防止民进党走上对抗大陆的死亡之路,及惯性的权力傲慢与贪腐恶疾复发有很深的期许,基与此,我们对国民党有几点建议。

第一,号召泛蓝选民大团结,不要再以“本土”与“非本土”做为党主席补选的动员,这既不符政治道德,更是政治自杀的行为。

第二,所有参加这次党主席补选者,尤其洪秀柱与黄敏惠二人,都曾在国民党执政体系担任要职,理应共同承担败选责任。她们必须承诺,当选后愿担当“过渡”与“改造”的责任。换句话说,她们只能做到补选任期届满,绝不连任。在党主席补选期间,应举行路线辩论,让所有的候选人及关心国民党前途者都可以参与,辩明理念才能为在野的国民党指引方向。

第三,新任党主席的首务是整合在野力量,应以最大在野党立场邀请亲民党宋楚瑜、新党郁慕明以及民国党新任主席,担任泛蓝联盟共同主席,共商监督政府合作定位。同时改造国民党主席选举制度,打破不合理的参选高门槛,让有志者均有机会参选党主席,地方党部主委也应采取直选,让国民党成为一个外造政党,以扩大理念同盟,并引新血活水,丰富国民党的多元性。

国民党在野的路不管是4年、8年还是20年,都会是一条艰巨的路。国民党存续或倾覆?要花多久的时间重新赢回执政?最重要的决定者不是民进党,而是国民党自己,能不能反省、拿不拿得出行动好好表现,感动选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