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中国 > 台海风云 > 正文

中国时报 国民党宫廷斗争肥皂剧几时休

台湾《中国时报》24日发表社论,题为:国民党宫廷斗争肥皂剧几时休,文章如下:

2016年大选国民党双输,既失去执政权又丢掉国会多数党地位,各方对国民党前途普遍持悲观的看法,认为国民党性格守旧封建,向来“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惨败不是反省的起点,而是另一波内耗鸣枪起跑,势必摔进“无底深渊”。但仍有一些乐观派认为大破必将大立,“底部筑成”后将利空出尽,走向浴火凤凰之路。很不幸,国民党这次党主席补选的表现,似乎正印证“悲观派”预言的实现。

世局在变、台湾在变、人心也在变,唯一不变的是国民党歹戏拖棚、永不下档的宫廷内斗肥皂剧。表面上,党主席补选有了史无前例的4位候选人,可以说是继2005年马王竞选党主席之后,“最有看头”、“最具竞争性”的一次党主席选举。这本应是危机中的转机,把过去的宫庭斗争转化为公开透明的理念竞争,但党主席补选至今,我们不客气的问国民党一句话,这一次党主席补选中,4位候选人谁提出了可以感动台湾人心、感动社会大众的论述?

以外界最关心的“党产”问题为例,国民党几位候选人仍然老调重弹缠绕在“党员投票决定论”、“不法党产交回论”,抱怨“民进党的清算”。民进党拿转型正义猛攻国民党党产,固然有党争的清算凿斧,但国民党党产之所以长期成为国民党选举的“背后灵”、民进党选举的“提款机”,先不谈其难以厘清的历史纠葛、对错是非,党产给予社会大众极差的印象却是铁一般的事实,这一点国民党到底要惨败几次,才能好好面对?

时空倒转回2007年,如果当时国民党能以壮士断腕的魄力,接受当时国民党党产处理监督委员会召集人陈长文“党产归零”的建议,“结清对党职人员的离退补偿后,将所有的剩余党产或捐还国库,或捐给公益团体”,现在国民党还会被民进党以党产议题“清算”吗?陈长文当时曾投书本报笃定“预言”:“党产真的不是国民党的‘资产’,而是最大的‘负债’!”于今回看,岂不是一语成谶?

国民党始终没有搞清楚,面对民进党来势汹汹的“转型正义”诉求,应该要有服人心的说法,要主动提出自己的积极主张,而不是去批评对方搞党争清算,更不是一味抗拒,徒留顽固僵化骂名。

不只在党产与转型正义议题里,看不到国民党积极回应社会期待的新论述。党主席补选开跑以来,几位候选人几乎“所有议题”的表现,都没有以大开大阖的态度正面回应,譬如社会期待国民党走向“开放性政党”、“外造型政党”,希望知道在“国家”路线上将如何制衡民进党。但是几位候选人还是沉陷在个人的选举恩怨及意气斗争中,竞选方法还是沉浸在传统酱缸文化里,企图透过对社会大众早已失灵、对老党员还有几分效果的所谓“组织”动员拉票,却不见可以感动民众,尤其是年轻世代的“国家”发展论述与政党路线辩论,更不见振衰起敝的斗志。

几位候选人中焉者老调重弹,下焉者哗众取宠,下下焉者更是急于抹红同志、自相抹黑。对于“国家认同”问题,竟然或隐或显以“本土”、“非本土”当成内部的“敌我辨识”,不等民进党用族群牌打国民党,国民党自己就大打族群内斗。

对于两岸政策,国民党更是把“强项”打成“弱项”,不见明晰的路线之辩,反而隐约成了另一场低俗的自扣红帽战;对于政党路线,4位候选人只想在既有的党员结构中进行短线交锋,而不能利用这次机会,为国民党的核心理念与价值,进行长线外拓,以2位目前声势居先的候选人洪秀柱与黄敏惠为例,民调领先的洪秀柱仍停在换柱前纠结不清的论述泥淖里,而有党机器加持的黄敏惠,除了“反洪”外更是无法看出个人清楚的理念路线为何?

4位候选人不但不能藉由此次的党主席补选,让外界对国民党一新耳目,反而不断地自我沉陷在旧思维、旧习性、旧戏码的三旧框架里。一场党主席补选下来,看不到对国民党的一丁点加分,反而是对已然大失血到几乎不省人事的国民党持续减分。

要严肃提醒国民党与4位主席补选候选人,不论新任党主席是谁,国民党都到不大破大立就要被淘汰出局的危局,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两岸、党产、青年,这是国民党的三大难关,而其中的核心价值,不论是新设或重建,都到了片刻难待、生死攸关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