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中国 > 台海风云 > 正文

中国时报 素质低落制度残破 立院拖累台湾

台湾《中国时报》7日发表社论,题为:素质低落制度残破 立院拖累台湾,文章如下:

新“国会”组成后一连串脱序问政,呈现了立法委员素质的良莠不齐现象极其严重。新科立委连质询发言内容都错误百出、荒腔走板,有人拿“国防部”业务问“国安局长”,有人搞不清楚酸碱度测量,还有人搞错孙立人与郭廷亮。这样的素质用来立法,当然令人担心。

资深立法委员也不遑多让,叶宜津提出“儿童及少年扶养津贴条例草案”,在没有任何配套的情况下居然打算针对所有未满18岁的民众,直接发放每人每月儿少津贴3000元。此案每年预算高达1500亿元,叶委员不思考政府当前财政窘况、也不先进行充分的公开讨论,一出手就想推动这项钱坑立法,当然引起争议。她却援引比利时为例坚持提案,殊不知比利时税率世界数一数二,才有能力建构高福利社会网。立法委员如果真心想把高税率、高福利政策引进台湾,就应该提出配套增税计划订出财源,但不知道叶委员究竟是不懂得立法必须经过结构性思考与全局规划,必须明确可行,或者根本只是随性式作秀提案,只求媒体吸睛,不问是否可行。

新科立法委员余宛如提案要求让3岁以下孩童可以进入议场,以利女性立委可以兼顾事业与家庭。这样的想法当然有其正当性,可是身为立法委员却只想在立法院解决自己遇到的问题,而不认真思考从更全面的立法角度去帮助所有的女性劳工兼顾事业与家庭,这种只图利自己、不照顾其他国民的立法表现,同样令人担忧。

新科立法委员徐永明针对两厅院究竟该不该容许表演团体在舞台上施放烟火的争议,还未全面了解问题本质,就直接表明要修法加强外部监督机制。他完全不知道两厅院董事会其实早已引入外部监督机制,而且董事名单广纳魏海敏等艺文界人士及施振荣等社会贤达。头痛医头式立法已不可取,竟然出现头痛医脚式立法或修法,当然更令人担忧了。

除了个别立法委员的立法品质不及格,立法院通过的法律也状况不断。先前完成三读的行政院海洋委员会即将于7月成立,其组织纳入海巡署,还加入了海洋保育署、国家海洋研究院,但是海洋保育署与国家海洋研究院法定职权尚未明定,海委会组织违反了《中央行政机关组织基准法》第7条的规定,海委会挂牌成立可能延宕。何以如此?说穿了还是立法水准的问题。

民选代表水准不够理想,当然不是台湾独有的问题,但是各国早有因应策略及解方而不影响立法品质。采取总统制的美国遵行严格的三权分立,行政部门完全没有立法权,所有法案都由国会议员提出,但国会有严密的机制与专业助理协助国会议员立法,还设有立法顾问局由法律专家负责参照国会议员的立法目的提出草案,可兼顾民意及专业;委员会也有严密的审查制度纳入专业、草根及行政部门的意见,立法品质经过严控。台湾的立法委员助理欠缺专业养成制度,许多立委只找年轻、便宜的社会新鲜人,甚至学生当助理,到处抄袭法案文稿,率性提案以冲高业绩。更糟的是委员会形同虚设,法案在院会或朝野协商场域以菜市场讨价还价方式定案,只有政治的权钱交易却无专业与品质的考量,造成近年立法品质江河日下。

行政部门研拟法案有一套严谨的研议与审查制度,也经过相关部会的交互讨论,草案或许容易引起保守之讥,却大致可以确保法案的品质与可行性。依台湾宪政制度立法提案权亦主要归属行政院,但近年立法院经常忽视行政部门的专业意见,却奉行立委们互相讨好、互不得罪的立场,造成立法过程中各立委喊价式胡乱增删,最后面目全非。有这样的立法品质,台湾当然不可能进步。

日前震惊全台的随机杀童事件,许多立委还不了解详情就随意提案,甚至污名化精神病友,闹出不少笑话。其实日本法务省早已针对无差别杀伤事件进行研究指出,这类犯人多为社会孤立者,特徵包括无业、家庭不和,及居无定所、社交不良。以上特徵显然不以精神病为主。随机杀人反映的是社会问题,当有完整且前瞻的思维才能完善立法。

立法是政策及制度的根本,当立法委员素质低落、立法院制度相对残破,台湾绝对不可能进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台湾 素质 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