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中国 > 今日话题 > 正文

大公网 李嘉诚不会跑 永远在

香港大公网9月18日发表文章,题目为《我所知道的李嘉诚》,作者纪硕鸣。全文哪下:

李嘉诚是全球华商的标杆,旗下公司在五十多个国家有投资,在全世界来去自由,不受阻碍,但却偏偏在中国大陆有人撰文说,“别让李嘉诚跑了”。不让李嘉诚跑的原因,通篇粗糙的论述讲的都是钱,归根结底是不允许李嘉诚赚了钱随便撤资!但决定商人资金撤离的原因皆由市场决定,哪里容易赚钱,哪里风险小就往那里去。而且,今天撤离不一定就是嫌弃,而是可能有更好的机会。你创造了好机会,同样可以吸引更多人投入。

要知道,诚如写不出好报道不是好记者,讲课没人听的一定成不了好教授一样,营商不赚钱不是好商人!更需要弄清楚的是,成功商人之所以成功,我们看到的只是他们盈利的结果,很少有人会去关注他们赚钱过程中的艰辛。即使富可敌国的李嘉诚也无法幸免那些血淋淋且鲜为人知的艰辛。还有人视而不见成功者回馈社会的贡献。

李嘉诚很少接受媒体访问。一九九九年,我有幸成为专访李嘉诚的第一名记者,二年后还有了第二次长时间专访的机会。还有二次随李嘉诚访问汕头大学、一次随访贵州山区贫穷地区小学和一次随访李嘉诚捐赠潮汕地区建立眼疾治疗中心的经历。有缘近距离接触李超人,可以了解多一些你所不知道的李嘉诚。

李嘉诚是一个非常认真的人,面对一个小记者访问前先提出的二十多个问题,在访问之日,他已经用文字全部作了回答;第二次专访,约定时间未到,李嘉诚就先到了。没有想到一个知名富商,如此平易近人。

可以走近李嘉诚全因九八年七月上海屈臣氏发生脱裤疑云,女大学生走出屈臣氏时,店内设置的警报器鸣叫了。保安检查发现其髋部有磁讯号,当事人指保安要她脱裤子,而保安则指是她自己脱的。最终虹口区法院判屈臣氏赔款二十五万人民币。

法官还语带轻蔑的指,如没有足够管理能力就不要开超市,并指公共场所安装警报器不合法,还质疑警报器误叫。内地媒体一面倒认为二十五万赔款是个漂亮的数字。我走访了提供报警设备的美资公司,证实该电子设备的误鸣率为零,同时也提出:屈臣氏是世界品牌,全世界统一管理方式,中国改革开放,究竟是屈臣氏要适应中国,还是中国该向国际靠拢。二审最终改判赔款为一万元。

那时,超市在内地起步不久,商品被偷窃现象层出不穷,连法官都不知道国外超市是如何运作的。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投资营商,那时,外商不仅是投资,还以自身尊严受损为代价,以国际营商文化的引入来参与中国的改革开放,这些都无法记录在营商成本之中。

李嘉诚在家乡汕头全资建汕头大学,当地政府希望李嘉诚修建一座公路桥,承诺就此一座收费的过路桥。结果,桥盖好没有多久,当地政府又在边上盖了另外一座桥。这样的事例还不少,深圳盐田兴建了隧道,也遇到类似的情况。而遭遇这样的不公、委屈,李嘉诚从来也不会去找高层领导投诉。他忍受中国改革开放过程中的阵痛,并极力维护国家形象。

在和李嘉诚访谈中,他透露了树大招风的困扰,他表示自己并不喜欢奢华的生活,吃的穿的和几十年前没有什么分别。他戴的是几百元的精工表,穿的也是几百元的皮鞋。他的企业发展策略,不少并非是以金钱来衡量,例如他谈到在加勒比海的投资,当地政府主动提供开赌的特权,他不接受,对此不愿沾手。

成功企业家不在于他赚多少钱,更在于他对社会的贡献。李嘉诚基金会,是实实在在的捐款会,至今向社会捐款一百七十亿港元,其中百分之九十是用于包括香港的大中华地区。对一些社会捐赠项目他亲力亲为,比投资房地产更认真。那年李嘉诚花了超过十天的时间,租了一架飞机到西部地区考察捐赠教育项目。李嘉诚来到贵州山区,当地民众为他准备了轿子,要抬他上山,他坚决弃轿,坚持自己爬上山,随行的教育部领导亦无奈。

李嘉诚一辈子都是走自己的路,从不习惯被人抬着走。爬上山,看到一座用石头堆起来,没有门窗的建筑,学生们正在里面上课,李嘉诚却在外面动容了。他当场拍板,捐款一百四十万给当地建小学。

即使李嘉诚有撤资,但他还是留下了,留下了有形的税收,还留下了无形的管理文化和经营理念,加上无法计算的关系成本。专家认为,李嘉诚从大陆的撤离,并不是没有成本的。只是李嘉诚不屑于辩论这个问题。实际他在大陆的每一笔交易,都是要上税的,包括营业税和所得税,中国内地是一个市场,政府怕的是没有交易,只要有交易,政府就有税收的收入。

好朋友安邦咨询陈功博士算了一笔帐,李嘉诚抛售资产的过程,我估计政府的税收赚了不少。他认为,以网上传说的八百亿售出资产计算,营业税百分之五点六就是四十四点八亿。所得税如果按照核定收,百分之一就是八亿。两者相加有五十三亿元入国库了。比较一下,国家投鉅资的钢铁企业亏成什么样子了,现在还继续补贴。再想想,房地产开发商,现在缴多少税?李嘉诚在这个经济敏感时刻是有贡献的,不要光看人家赚钱眼红。这还没有算,李嘉诚持有这些资产的时候所缴纳的税金呢,如果加上估计要过百亿规模了。

我所知道的李嘉诚还有更多的点点滴滴。来到这个社会上,他按照自己的逻辑行事,不会跑,永远在!(文/纪硕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