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 经济资讯 > 正文
    延展阅读
    此稿件为延展阅读内容,星岛环球网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负责。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0755-23820394 E-mail: hm@stnn.cc),并提供稿件“纠错”信息。

俄媒 中日竞争对俄有利 应在政治上重视日本

俄罗斯连塔网3月31日刊登一篇题为“与日本接近是否对俄有利”的文章,全文如下:

文章称,为何日本现政府致力于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什么在妨碍两国开展真正意义上的合作?俄日关系将如何影响对立态势日益加剧的美中关系?莫斯科卡内基中心的专家们围绕上述以及其他问题,在题为《21世纪的俄罗斯与日本:如何发展合作》的讨论会上畅所欲言,以下便是会上主要观点的记录摘要。

冲突死胡同

俄罗斯金砖国家研究委员会执行主任格奥尔基·托洛拉亚:

自冷战以来,东北亚地区一直被视为全球冲突的潜在危险策源地。然而,事实上果真如此吗?较之其他火药桶(如中东、南欧、土耳其和非洲),如今的东北亚堪称局势平稳的典范。当然,此处依旧存在众多尚未解决的问题与矛盾,但对于本地区国家而言,它们并非最要紧的。例如,俄日之间、东京与北京和首尔之间有领土争端,但在各国的外交政策当中并不处于首要位置。不愉快的历史遗留问题依旧影响着邻国之间的关系,但同样未发展成相关国家政权及社会的核心议题。

大概只有朝鲜半岛旷日持久的冲突才具有原则性意义:对于朝鲜而言,这是攸关存亡的问题;在首尔看来,重要的是结束国家的分裂。尽管双方一直非常强硬地唇枪舌剑,但无人愿意打仗。因此,东北亚如今所处的“冲突死胡同”状态相当稳定,有关这一现状在未来将发生改变的预测也缺乏依据。甚至北京与华盛顿之间极深的矛盾,也只是在逐步加剧,没有显著恶化。

在上述背景之下,俄罗斯与日本是否存在扩大合作的潜力?表面上看,这似乎非常之难,但两国皆面临共同的挑战,也遭遇相似的经济及地缘政治难题困扰。例如,两国可以在朝鲜核计划,地区的海洋、环境及能源安全等问题上成功合作。令人遗憾的是,南千岛群岛(日本称北方领土)的归属之争成为横亘于合作面前障碍。然而,尽管领土问题在近期内未必能够解决,但安倍政府仍然选择了扩大俄日合作的实用主义路线。

日本并不反俄

俄罗斯外交部下属国际关系学院东方学教研室主任德米特里·斯特列利佐夫:

左右当前俄日关系的主要因素是整个全球地缘政治架构的改变,它与美国实力的削弱、日本对自身全球地位的重新定位(东京努力奉行更为独立、不对美国言听计从的政策)相关。它试图作别二战的遗产,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正常”国家,这也在其外交政策的俄罗斯方向上得到体现。

现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是位雄心勃勃、试图青史留名的政治家。由于在经济上并未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他试图通过强化外交、实现与邻国(尤其是与中、韩、俄三国)关系的正常化与和解,来弥补上述短板。

为此,他打算借助一定的让步、极大的灵活性,甚至以牺牲一些国内支持率等为代价,从本质上改善与莫斯科的关系,利用与俄罗斯领导人之间的私交,推动领土问题的解决走出僵局。而日本社会舆论中出现的某些变化,也推动了他在上述方面的努力。

二战失利的阴影不再是新一代日本人的心理负累,他们更倾于接受通过妥协方式来解决与俄的领土问题。此外,安倍担心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后,对日政策将变得更为强硬,同时也对莫斯科与北京因乌克兰危机而进一步接近感到忧虑。

反观俄罗斯,它并未制定出对处理日本关系的统一路线。在与东京的对话中,如下3种方式非常显见:保守、现实和亲日(在远东,日本就如同德国,是地区的经济依赖)。如今,莫斯科所持有的是非常谨慎的观望立场:在领土问题上的态度不容改变,但若非很有必要,不会批评东京。

中国因素

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瓦西里·卡申:

早在2005年前后,日本便对俄中军事政治合作的扩展深感担忧。由于对美国所能提供的安全保障的信心日益衰减,东京试图独立解决该领域的隐患。日本专家注意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尤其是海军作战实力正在急剧提升。因此,东京不得不加强在俄罗斯方向上的外交努力。但乌克兰危机给类似想法的落实增加了极大难度,毕竟它不得不加入对俄制裁的阵营。

长期以来,俄罗斯一直试图借助日本因素来制衡中国在地区的影响力,但现在要这样做,难度显著加大。最近,俄罗斯与中国开展经济合作的思路发生了显著变化,这与俄罗斯精英日渐清醒的头脑不无关系。在2014年事件后,莫斯科滋生了戏剧性的、极端理想化的发展俄中关系的想法,而后,随着对俄罗斯所处经形势的日益客观分析,类似思路得到了极大的修正。

俄中经贸关系的发展速度并不如俄罗斯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初时所预估的那么快。一方面是中国自身所持的观望立场,另一方面则是由于俄罗斯的立场变得更为谨慎、心态也更加平和,并不认为今后需要向北京作出过大的让步。因此,倘若俄与西方关系逐步趋向稳定,俄罗斯将有机会复苏与日本的关系。届时,俄罗斯便能有效利用经济大国之间的竞争,为自身发展服务。

俄罗斯的对策

斯特列利佐夫:

俄罗斯应当想清楚,自己究竟希望从日本获得什么,并在此基础上明确国家利益、制定未来战略。现在就要开始着手,因为在处理两国关系时,俄罗斯不可能长期处于被动应付的状态。

另一大重要问题则是两国对彼此的需求不同。日本人更希望与俄在地缘政治领域合作,尤其是在中国实力日益增强的背景之下。但俄罗斯首先视对方为经济伙伴、投资及技术的提供国。俄罗斯至今仍不承认日本是政治大国、独立的地区玩家。这甚至不是战略制定方面的失误,而是俄政治精英的心理认知所致,他们对日本怀有一种毫无根据的轻视。

卡申:

莫斯科的对日政策整体来说是合理的,但需要加强协调。俄罗斯的政治家及外交官至今仍然各自为政各自为阵,经常会向东京传递相互矛盾的信号。俄罗斯应当意识到,日本在俄罗斯实现对外贸易多元化的进程当中将发挥重要作用,因此,莫斯科需要在对日行动方面制定出明确而合理的战略。

托列拉亚:

东北亚目前正处于某种意义的停滞状态当中,俄罗斯显然不是能通过自身积极行动改变上述实力格局的玩家。在现有地缘政治条件下,由日本提出相应倡议是再好不过了,但东京更重视美日军事战略联盟。

改善俄日关系是两国日后数代统治精英的任务。当前,无论是莫斯科还是东京,仍然在用不理解、不信任的目光打量着对方。在未来,俄日完全能够自然而然地结成本地区的合作伙伴,不过,若是希望实现这一愿景,俄罗斯需要从现在开始便培育相关土壤。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星岛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