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 经济资讯 > 正文
    延展阅读
    此稿件为延展阅读内容,星岛环球网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负责。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0755-23820394 E-mail: hm@stnn.cc),并提供稿件“纠错”信息。

美国学者:美中可以跨越“修昔底德陷阱”

美中可以跨越“修昔底德陷阱”

——对话《失序时代》作者、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哈斯

=□记者 王龙云 王婧 北京报道

从国际关系的角度看,21世纪是极难管控的,特别是全球化造成的挑战与应对能力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失序时代》作者理查德·哈斯日前在京接受《经济参考报》独家专访时表示,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美国与中国之间的关系至为重要,两国可以跨越修昔底德陷阱。

《经济参考报》:您在《失序时代——全球旧秩序的崩溃与新秩序的重塑》中提到,21世纪是极难管理和控制的,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判断?

哈斯:在长达400年的历史中,全球治理几乎处于同一种模式,那就是以主权为基石,国家是国际关系的主体。从目前看,这种模式仍然是必要的,但不足以应付更为复杂而多变的现实,我们需要一种新的治理方式。在全球化进程的推动下,权利和技术前所未有地分散在不同人的手里,决策制定同样呈现去中心化,很多事件超越了国界。为此,我们不仅要主张“主权的权利”,也要主张“主权的义务”——一国政府有义务保证在其领土内发生的事件不会威胁到其他国家的利益。这就是为什么世界秩序目前面临更多挑战,也更加难以管理的原因。另外,我们不再像冷战时期那样仅仅面对两种绝对力量的对立,而是几种甚至几十种力量共同发生作用,整个世界也由此呈现出更多的失序特征。

《经济参考报》:在您看来,世界需要一个更新换代的“操作系统”,在《失序时代》一书中您还提到了所谓的世界秩序2.0,这个新秩序离我们有多远,美国在其中将扮演什么角色?

哈斯:世界秩序2.0目前还只是我的希望,一个尚未成为现实的目标,仍需加强讨论来确定它的特征,比如在网络秩序、电子货币、恐怖袭击等领域的规则。各国对此都有不同的理解,需要不断地磋商才能达成一致。这个过程可能会耗时几年甚至几十年,但我们已具备进行磋商的基础。

对美国来说,它终将面对世界秩序2.0带来的机遇与挑战,在我看来,这个新秩序应当是对美国和世界都有益的。特朗普政府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巴黎协定》,这些举动令我对特朗普是否有意愿推动世界秩序2.0心存疑虑。

《经济参考报》:在目前的世界秩序下,您对世界经济增长的前景会做出怎样的判断?面临的主要风险又有哪些?

哈斯:今年将是几年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首次无需下调世界经济预期。从目前看,全球经济增长态势良好,可能会达到3%至4%的水平。在我看来,世界经济刚刚避免了一大风险,马克龙赢得了法国大选,可以说是挽救了欧洲。其他主要风险大多数来自地缘政治,而非经济基本面,比如中东局势对国际油价的影响等等。中美作为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各自处理好内部改革,对世界经济来说也至关重要。

《经济参考报》:您在书中提到,在所有国际关系中,美国与中国之间的关系至为重要。有种观点认为,中美会陷入“修昔底德陷阱”,您怎么看?在特朗普总统任期内,中美又如何加强双边关系?

哈斯: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崛起的新兴国家和已存在的大国之间,往往会产生分裂、对立甚至争斗。一些学者依据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理论猜测,美中两国也可能会陷入某种冲突。但我并不赞同这样的判断,冲突是可以避免的。在我看来,美中已显示出避免这种情况发生的诚意和能力。事实上,过去25年间,美中一直在推进双边关系。在邓小平改革开放理论指引下,中国已高度融入世界经济,如今在许多方面,两国的利益都是重叠的。比如,如果不在应对气候变化、恐怖袭击、防止核武器扩散等方面有所作为,中美各自的利益都会受损。同时,根据我对中国历史的了解,中国并不存在侵略文化。当然,两国也有一些分歧,对美中来说目前的挑战之一就是如何管控好这些分歧。

美中深化合作,需要在各个层面不断进行磋商,并为有效的双边沟通创造机会。据我所知,特朗普总统接受了中国的邀请,将于今年晚些时候访华。在特朗普任期内,美中应首先就一些紧迫的问题进行磋商,比如经济、安全等,也应就世界秩序2.0这样的问题进行讨论。

《经济参考报》:特朗普总统提出美国优先的原则,并以此为基础推行了一系列政策,您认为特朗普政府的相关策略会对美国经济产生怎样的影响?

哈斯:我不太同意所谓的“美国优先”,退出TPP和《巴黎协定》也是我无法赞同的。特朗普总统否定了TPP,但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贸易协定,相信剩下的11个国家会继续推进,也希望美国可以找到再次加入的方法。对于美国退出《巴黎协定》,我的态度也是如此,希望美国仍是多边合作的主导者之一,而非置身事外。

不过,就特朗普政府的经济政策而言,我认为美国是需要进行减税的,尤其是企业税,这将有利于增强企业的竞争力,而加大基础设施投资也是正确的方向,将有助于增加美国国内就业,强化美国的竞争力。如果特朗普政府能够很好地进行上述改革,美国经济增速可能会由目前的2%增至2.5%左右。

总之,特朗普总统上任刚刚5个月,现在评价整个任期的表现还为时尚早。我不赞同他“美国优先”的立场,也不愿看到他对一些国际合作行动说“不”,希望他做出一些调整,这样会对美国更为有利,也会让他成为一个更加成功的总统。

《经济参考报》:今年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继续加息,还表示将削减资产负债表规模,您如何看美联储连续实施这些货币政策正常化的措施?

哈斯:美联储不仅是美国的央行,从某种意义上说,还相当于全世界的央行。因此,美联储有义务很好地与其他主要央行进行政策沟通,比如美联储二号人物费希尔经常拜访世界各地的同行,对世界经济来说,美联储与其他货币政策决策机构协调行动非常重要。美联储需要注意的是,尽管加息行动将视美国国内经济情况而定,但也要把外溢效应纳入考量。从目前推断,未来美联储还会继续加息,直到基准利率回升到美联储预计的中性水平。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星岛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美中 美国 陷阱 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