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 经济资讯 > 正文
    延展阅读
    此稿件为延展阅读内容,星岛环球网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负责。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0755-23820394 E-mail: hm@stnn.cc),并提供稿件“纠错”信息。

海外劳工容易受剥削 澳大利亚外文出版业成重灾区据

据澳洲网编译报道,新南威尔士州最大工会组织新州工会(Unions NSW)近日声称,在外文出版行业,海外劳工拿到的薪水远低于法定最低标准,并敦促政府机构采取紧急行动遏制这一现象。
  外文出版行业剥削很严重
  澳广网17日报道,新州工会指出,他们通过对在澳洲经营的韩文、中文和西班牙文出版行业发布在网络上的招聘广告进行抽样调查后发现,高达80%的职位所提供的薪水低于法定最低标准。据悉,此次调查共持续两年,期间新州工会雇佣了多名翻译人员,让他们假装为求职者,潜入外文出版行业收集数据。
  新州工会秘书莫雷(Mark Morey)表示,“在这个国家,竟然有如此多的雇员领着低于法定标准的薪水,尤其是那些母语不是英语的雇员,这太荒谬了”。他还补充说:“我们还发现,有高达4/5的职位提供的薪水低于法定最低标准,按百分比来说这一比例高达80%。”
  因此,该机构希望通过公布搜集到的证据这一做法,能够推动政府机构采取紧急行动,扩大工会的权力,如允许对企业工资账目进行检查等。
  移民讲述被剥削经历
  事实上,很多海外劳工并不了解自己享有的权利。安吉拉(Angela)是一位韩国移民,她受雇于新州工会,担任一名翻译。她称,被克扣工资的雇员都会尝试着要求雇主合理支付工资。但她说:“一些老板就会说,‘如果你在韩国工作,他们只付给你5块,而我给你的钱比这多多了。这已经很好了,不是吗?’”
  刚来澳洲时,安吉拉曾去摘过蓝莓,当时她拿到的薪水是每小时4元至6元(澳元,下同)。她称自己当时并未意识到被克扣了工资,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享有什么样的权利,因为身边工人们的处境都跟她一样。
  安吉拉说:“我,还有我身边的朋友,我们都来自韩国,我们都确信这一点,大多数公司支付给员工的薪水都是低于法定最低标准的。”
  出生于香港的海罗(Heilok)也有类似的遭遇,他现在居住在布里斯班,称自己刚来澳洲时也被雇主克扣过工资。他说:“当时我在一家仓库当铲车司机,拿到的时薪为15元。”此后,他曾打电话向公平工作专员(FWO)咨询,这才得知他拿到的薪水较法定标准低了近20元。
  专家:剥削现象不断恶化
  悉尼大学(University of Sydney)商学院讲师克利本(Stephen Clibborn)表示,克扣工资行为有不断恶化的趋势。他说:“过去20年来,临时性移民增长迅速,他们往往集中在某些特定领域,而且很容易受到剥削。”
  克利本指出,造成上述结果的原因可能是很多雇主认为,他们克扣员工工资的行为被揭发或被曝光的几率很低。他说:“公平工作专员往往只有在掌握到足够信息后才能更好地帮助受害者维权,但事实上,他们了解信息的渠道很有限,而且人手也不足。”他称,目前全澳约有250名公平工作专员,“他们不可能对每一起投诉作出迅速回应。”(刘涛)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星岛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