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 经济资讯 > 正文
    延展阅读
    此稿件为延展阅读内容,星岛环球网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负责。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0755-23820394 E-mail: hm@stnn.cc),并提供稿件“纠错”信息。

中国战区如何打仗:体系深度联合、指挥一体融合

  【环球网军事10月9日报道 环球时报记者 郭媛丹】2016年2月1日成立的五大战区如何履行职责,一直都充满神秘色彩。10月7日,解放军官方媒体的报道撩起这层面纱,通过南部战区开创“战区主战”新局面的事迹,让外界一窥中国战区到底是如何打仗。

  不只负责“打仗”

  中央军委机关报《解放军报》近日连续发布一组“砥砺奋进的五年”系列报道,10月7日的该报头版以“镇守南疆著风流”为题,讲述南部战区自成立之日如何开创“战区主战”新局面。

  2016年2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区成立大会在北京举行,东部、南部、西部、北部、中部五大战区取代七大军区,联合作战体系进入“新体制时间”。从使命职责上讲,战区作为本战略方向的唯一最高联合作战指挥机构,担负应对本战略方向安全威胁、维护和平、遏制战争、打赢战争的使命。我们通俗讲的“打仗”只是作战任务的一种形态,战争行动和非战争军事行动都由战区直接指挥,意味着抢险救灾、巡逻执勤等也都是由战区指挥。

  从战区“打仗”使命任务来看,战区首要任务是研究制定战区战略,切实把与谁打仗、在哪里打仗、打什么仗,怎么塑造态势、管控危机、打赢战争等全局性重大问题研究透。这也意味着,不同方向的战区战略是不同的,比如南部战区和西部战区的职责使命、因“和谁打,在哪里打,打什么仗”不同,战略制定就不同。

  统一指挥配属力量

  报道称,南部战区的外部环境是“放眼战略全局,战区方向正逐步成为战略博弈热点和利益冲突前沿,周边及辖区热点多、燃点低,应急处突要求高,维权维稳压力大……”

  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相关分析人士8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意味着不同战区需要根据不同对手的作战体系、作战装备、作战战法甚至对方的军事思想等方方面面的研究,分析对方特点,根据对方弱点制定作战方案,采取针对性用兵。

  从时间上讲,战区统一指挥辖区力量存在试运行和全面履行两个阶段。该报道称,“这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时刻,南部战区从试运行进入全面履行指挥权责的新阶段,正式对战区部队和其他配属力量实施统一指挥。”相关人士分析称,这意味着在南海地区执行巡逻任务的海军舰艇部队指挥权由此前的海军交接至战区联指。这种交接标志着以前各军种的巡逻任务统一归于联指,海军舰艇、空军战机可以由联指统一指挥,巡逻任务可以海、空联合完成,信息、指挥都是一体的。

  从隶属关系上看,“以战区为枢纽,纵向承接军委联指、联动战区各军种指挥机构和任务部队,横向衔接各军种、战略支援保障力量和相关战区。”这充分展示出军委、战区、部队的作战指挥体系,而且战区管辖的不仅有辖区内的各军种,还同时对进入战区范围内执行任务的部队也有指挥权。以7月30日在朱日和举行的建军90周年阅兵为例,朱日和基地隶属中部战区,时任中部战区司令员韩卫国担任阅兵总指挥,统一指挥在朱日和基地执行任务的其他战区任务部队。

  其次,“战略支援保障力量”在横向衔接中单独列出,透露出目前在纵向战区指挥体系中,战略支援部队尚未在列。同时战区与军种的衔接显然有两条线,一条是辖区内的各军种指挥机构,另一条是各军种参谋部。

  分析人士认为,这说明联指和辖区内各种兵力,以及各军种的关系正在逐步理顺中,并且在一年多的时间中得到显著改善。最有力的证明是九寨沟地震救援大行动。8月8日,九寨沟发生地震后,西部战区联指统一协调兵力,派遣战区陆军、空军、四川省军区、西宁联保中心的陆航、工兵、医疗、民兵等多军兵种展开救援。这次救援行动的迅速、及时是战区改革后在实践中的一次应用。

  培养联合作战人才

  从日常运行看,战区联指中心已经形成一套联合作战指挥信息系统,可以统一指挥、调动辖区兵力。报道称,“南部战区联指中心,荧屏闪烁。指挥人员正通过指挥信息系统,对战区军以上部队进行呼点抽查。”

  与系统相呼应的是,战区人员结构也与此前大陆军、大军区模式不同,战区人员由陆海空火箭军等军种人员组成。“身着各色作训服的作战值班人员,学习联合作战值班流程……”

  据此前报道,联指中心每一个席位上的指挥员必须通过资格认证,每一支保障力量必须按照作战编组值班,一个编组由十多人组成,分别来自战区机关和四大军种,目的在于体系深度联合促进指挥一体融合。战区参谋人员需要掌握战区陆海空火箭军基本情况和相关兵种知识,具备熟练操作信息系统进行战备值班的能力。

  这种人才应用模式的转变,带来最明显的变化就是每个人都具备联合作战能力,了解陆海空天各军种情况,除了自身业务特长,也能涉猎其他军种。分析人士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联合作战的根本最终在于人的思维方式转变,既有专业知识又具备联合作战思维,才能在各种作战行动中让各军种更好联合。当然,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需要一个过程。(郭媛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星岛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