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 经济观察 > 正文

俄外长近四年来首访美 关系难言改善

 正在美国访问的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10日分别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国务卿蒂勒森举行会谈。这是俄外长自2013年8月以来首次访美,引起舆论高度关注。

  俄美双方在会谈中表达了改善双边关系的意愿,讨论了在叙利亚危机等国际热点问题上进行合作的途径。分析人士认为,虽然双方释放出一些积极信号,但俄美关系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现在谈论两国关系改善还为时尚早。

  寻找合作路径

  美国国务院10日在一份声明中说,蒂勒森和拉夫罗夫当天的会晤时间超过1小时,双方讨论了乌克兰和叙利亚问题,以及包括战略稳定在内的其他双方共同关心的问题。

  在叙利亚问题上,双方讨论了击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为叙利亚紧张局势降温以及保证叙利亚平民获得人道主义救援的重要性,并重申了支持联合国主导下的叙利亚政治进程。在乌克兰问题上,蒂勒森表示,除非俄方改变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行为,否则美国将继续保留对俄制裁。

  白宫发表声明说,特朗普向拉夫罗夫表示,美俄在解决中东和其他地区冲突方面存在进行更广泛合作的可能性。特朗普还进一步强调了改善美俄关系的愿望。

  拉夫罗夫在会晤后的记者会上说,与特朗普团队的对话没有意识形态方面的内容,这一点与奥巴马政府很不一样。他称赞特朗普和蒂勒森都是务实的人。

  在拉夫罗夫访美前夕,由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作为担保国的叙利亚“冲突降级区”协议正式生效。拉夫罗夫表示,俄美准备在建立“冲突降级区”方面进行合作,他在与特朗普及蒂勒森的会谈中讨论了合作机制。

  俄政治信息中心主任穆欣认为,在叙利亚问题上,尤其是在设立“冲突降级区”的背景下,拉夫罗夫希望得到美国的“国家保证”。

  俄科学院美国和加拿大研究所所长加尔布佐夫认为,拉夫罗夫访美只是对此前蒂勒森访俄的回应,双方不会达成任何具体协议,毕竟双方存在的问题已经积累了多年,不可能马上解决。双方如今的全部合作也仅限于叙利亚问题和反恐问题。

  准备“特普会”

  拉夫罗夫此行另一重要目的可能就是为俄总统普京与特朗普的会面铺路。

  本月2日,特朗普和普京通话。克里姆林宫方面在通话后发表声明说,普京和特朗普都表达了在7月份德国汉堡二十国集团峰会期间安排会面的意愿。但这一信息并未出现在白宫的声明中。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后来向白宫求证时,白宫也含糊其辞不愿作答。

  白宫是否在声明中故意遗漏这一信息,外人不得而知。但从拉夫罗夫此次表态来看,“特普会”似乎已经板上钉钉。

  据俄新社报道,拉夫罗夫表示,他与蒂勒森在会谈中讨论了如何为两国元首会晤作准备,包括在叙利亚等问题上准备会晤成果。

  俄政治信息中心主任穆欣认为,拉夫罗夫此行的主要目的在于与美方商讨两国领导人在7月份二十国集团峰会期间举行会晤的形式、议程以及可能取得的成果。不过,即便双方领导人举行会晤也不能说明两国关系已经改变,而只是一个开端。并且特朗普目前正遭受来自美国国内反对势力的巨大压力,这也阻碍了美国与俄罗斯发展关系。

  加尔布佐夫认为,拉夫罗夫与蒂勒森和特朗普的会晤结果让人看到了一些希望,这表明双方的对话进程已经开始,而这个进程也正是为双方领导人会面作准备。

  阻力重重

  拉夫罗夫在记者会上表示,目前俄美关系不容乐观,上一届美国政府不遗余力破坏两国关系的根基,致使当前双边关系低水平运行。

  分析人士指出,此次拉夫罗夫访美或预示着,特朗普决定顶着国内压力寻求改善美俄关系。

  首先,特朗普政府选择“升级”拉夫罗夫此访的规格。据俄罗斯塔斯社报道,蒂勒森和拉夫罗夫原本计划在出席在美国阿拉斯加州举行的北极理事会会议时会面,拉夫罗夫到访华盛顿并会见特朗普是直到访问前夕才临时加入的行程。

  美国《政治家报》援引一名不愿意公开姓名的白宫发言人的话证实,普京曾在2日与特朗普的通话中提出希望特朗普会见拉夫罗夫。

  其次,蒂勒森在4月访问俄罗斯时将俄罗斯涉嫌利用网络攻击影响美国大选称为造成严重影响的行为。而此次拉夫罗夫访美期间,不论白宫声明还是国务院声明均没有提及这个话题。

  不过,曾在克林顿政府和奥巴马政府中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欧洲事务高级官员的查尔斯·库普钱表示,考虑到美俄间存在根本性战略分歧,以及美国联邦调查局正在调查特朗普竞选团队是否“通俄”,特朗普要真正改善美俄关系将面临巨大阻碍。